郭延庆答疑:随顺而转之后是“扰动”
作者:大米和小米
来源:网络文学
阅读:773
时间:2015-4-14 19:03:21
栏目:文章栏目


郭延庆答疑:随顺而转之后是“扰动”
2015-03-23
    无论ABA、PCI,都讲究互动,当孩子不喜欢跟人玩时,怎样才能迅速吸引他的注意?如果用非常规行为成功引发互动后,又如何让孩子把游戏同生活区别开来?郭延庆教授在深圳四叶草讲座结束后跟家长们共同讨论了这些问题,分享了他的处理心得。
 
    家长问题一:如何跟孩子建立良好的亲子互动?
    郭延庆:你得先让自己变成一个孩子
    管理孩子和亲子互动,这完全是两码事儿,两个空间两个时间的问题,和孩子亲子互动,两个人玩儿嘛,哪有那么多管理的要求,怎么愉快怎么玩儿,一起在游泳池里扑腾,一起在草地里野餐,这是你情我愿的事儿,所以我们一定要知道,想跟孩子建立良好的亲子关系,很简单——同理,就是说你要把自己变得跟孩子一样。
    比如中午吃饭的时候,遇到个孩子很敏感,大家怎么逗都很难抱到他,即使被我勉强抱到了,也是不开心的。接着我发现他喜欢吃花生米,于是我就隔着桌子,把花生米“啪”,朝着他的方向扔过去了,再扔一会儿,我发现他很喜欢这个活动,这时候他就会跟我有眼神的交流,甚至有开心地笑起来。
    但是,你见过大人使劲儿扔花生米吗?
    当我们成年以后,有些行为觉得不合适就下意识地不做了,但你要想跟小朋友变成好朋友,就要下意识地去做小朋友做的大人认为不该做的事情,这就有可能建立关系。还有,我还发现抓了一把花生米给孩子,他会害怕躲着你,给他一个,他就接过来了,这个有意思,不是你给得越多他越开心,给得恰到好处他才会喜欢。
在最后,我们还玩把小西红柿扔到水杯里,很多家长看到这种行为都会管理孩子,而不是跟他玩,不能随便把樱桃、西红柿扔到水里去,更不可以把手伸到水里去捞!捞了怎么了?西红柿浪费俩怎么了?这就是在跟孩子建立互动和联系,在这里面他会感兴趣,他会觉得好玩,对吧?
    家长A:我想提一个因为上面这个问题延伸出来的普遍困惑,我发现谱系孩子是分不清游戏和生活的概念的,而当我用比如把西红柿扔到水杯里这样的非常规行为成功引发互动以后,下一次可能他看到西红柿还会像这样往杯子里扔,这时候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郭延庆:这个问题其实很容易回答,一句话就可以了:先建立关系,再建立规矩。
    家长B:这个很难把握。
    郭延庆:其实不难,关系是第一位的。尤其是当你跟孩子不熟的时候,孩子本来就害怕你,你有可能在他身上建立规则吗?一定要先建立关系,规则可以慢慢来,关系是长久的,这是其一。
    第二,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们才会教会孩子另外一个东西——没有任何一样东西是死板的。有时候,我们不仅仅看行为,还要看别人,比如在今天这样的环境里,很显然大家是允许这样玩的,也许到了明天另一个环境里,就不允许这样了,这就有情景出来了。
    很多行为是要看情景和环境的,不要说这种(反常规的)行为永远不可以出现,那就糟糕了,其实我们经常有一些这样的行为,孩子才会感兴趣。所以不要着急、慢慢来。
当然可能有任何情景下都不允许出现的行为,比如打自己的脸、咬别人……
 
    家长问题二:孩子两岁八个月,男孩,有要求愿望时有肢体动作、有语言,就是没有眼神和对视,经过训练后有时偶尔瞟一眼,还是少有主动沟通的动机,应该怎么办?
    郭延庆:跟随孩子的兴趣,随顺而转之后要“扰动”
难题在于,好的机构、老师会怎么做?是不是都需要三个月?能不能眼下就能让孩子有眼神?这跟我刚刚说的建立关系的能力是很相关的。
    虽然是个孤独症的孩子,你给他5到8分钟,他就追着你不放,眼神会有的,你找到了他的好,找到了他的切入点,对吧?找到了他的兴趣点,最关键的是不仅仅找到了兴趣点,而且还找到了另外一个东西,我昨天才说的,跟那几个家长一块儿分享的,包括你们做PCI,RDI时候可能容易忽视的,他们都强调要跟随孩子兴趣,随顺而转,我们ABA也强调这个,对吧,但是,转不是目的,转完了之后要扰动他,什么叫扰动,就是创造一个需求的机会。
    比方说举个例子,让一个孩子在桌上画画,五分钟后他的兴趣转移到水龙头上去了,那我们就跟着孩子转,也就是说让他从对水的兴趣里头,挑出一部分精力到你的身上去,你怎么让他挑?光在旁边做描述是不够的,还要做扰动。
    你可以溅点水,哇,凉凉的,到他身上,如果仍然没反应就再给他来点更大的水,看看他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如果他喜欢这样互动,我反而要停下来,让他泼个不停这就又没有扰动了;停下来后,他想要继续便会通过眼神、通过各方面要求我继续这个游戏,给他一段儿我又再停下来,也就是说这个互动让他从对水的兴趣转为对我的兴趣,我就可以教东西了,这就是扰动。
    假如他不喜欢,那我可能会怎么做?我也要利用这个机会,好不容易让他不喜欢,就要继续泼,让他表达,说,不要泼了——这样模仿语言就出来了对不对?这也在扰动,学习的机会就来了。
    所以我觉得一个好的PCI老师,除了能跟孩子愉快地玩上一个小时以外,还应该在这一个小时里,教出点东西来,教的东西来越多,水平就越高。如果只是高兴地玩了一个小时,扰动之后,作为任何一个干预者,如果他可以忽视你存在,那你还算一个干预者吗?
    所以我说如何评价一个老师好坏,不是看大家玩得开不开心,而是同样开心地玩了一个小时,谁教得多?谁教得多,谁就是好的老师,而且这个差距可能相当大,有的可以教一百个,有的只能教十个,那你就想想,交同样一百块钱,你愿意找那能教一百个的老师,还是能教十个的老师?